首页 > 体育
如何描述墨西哥的民族文化?

时间:2022-05-25 08:43:37

今天墨西哥的种族认同,基本上是墨斯蒂索人,也就是伊比利亚半岛裔和印第安裔的混血。

当年印第安人最大的帝国为“墨希卡帝国”,也就是所谓阿兹特克帝国,是和殷商类似巫国。墨希卡南方的玛雅各国,基本上也是这个状态,其实都是奥尔梅克文明的继承者。

后来,卡斯蒂利亚族以数百人,击败了极盛一时的墨希卡帝国,这和盎格鲁人、法兰西人殖民北美、葡萄牙人殖民南美有所不同。 盎格鲁、法兰西、葡萄牙人建立了白种人的殖民地,基本上能够保持殖民者或殖民者的非洲奴隶的绝大多数。因此白种人的后代就是“克里奥尔”(本土土生之白人),与黑人的混血就是“穆拉托”。

但是西班牙赖以作为殖民地中心的墨希卡城(墨西哥城)和 印加地区,却仍幸存者大量的被征服的印第安人。殖民者的很多生活方式,还需要直接取自土著。土著耕种的作物、蔬菜更是大大地革命了欧亚人的营养结构。

西班牙人的天主教,对土著的信仰文化,是有一定包容性的,其实也就是换汤不换药地把天主教包装成“殖民地的仪式”,保存印第安人的信仰面貌,同时建立耶稣、圣母崇拜的统治地位。

伊比利亚白人入主故墨希卡地区的中心都市地区,也通常是从墨西哥城发散出去,所以这个城市一直就是欧洲天主教文化,与土著平民文化的交融之地。

墨西哥土生克利奥白人,在北美土生盎格鲁白人的影响下,首先揭竿而起,宣传“墨独”。而欧洲的拿破仑战争以及西班牙王权的衰落,使墨独成为了现实。但同时独立的墨西哥,又不幸和美国门罗主义的“天命”交织在一起。

美国向墨西哥的领土扩张,成为了墨西哥独立后民族屈辱的来源。

在美国的墨西哥移民大量增加,美国成为了一个英西双语的社会后, 墨西哥的墨斯蒂索民族,代表天主教西班牙裔文明,以及土著墨希卡文明,对美国占领的故土进行光复的诉求,成为了美墨一体的北美文化中的一道风景线。 因此,代表着盎格鲁美国人向南武力开拓传统的特朗普,就强调“建墙”,让墨斯蒂索族在墙的北边,继续屈从于“客”的地位。

但是,未来的世界,是年轻的种族为“主”,是能够生孩子的种族为“主”,无论他们是土著、本地人,还是难民、移民。 从墨斯蒂索种人的出生率和盎格鲁白人的出生率的比较,就能够看出高下。

墨西哥文化包括传统文化和特色文化。

一、传统文化

1.人神沟通靠剪纸

11月1日—2日是墨西哥传统的亡灵节,亡灵节被墨西哥人看作全家人团聚的日子,不仅和在世亲人,还和去了另一个世界的人。人们会去公墓或者在家中供奉台上放置供品,点上蜡烛,为亡灵祈祷,与亡灵对话。一些人还会在家中供奉台摆上逝去亲人生前用过的东西,爱吃的东西,穿过的衣物等。男主角米盖尔家中供奉先人照片的供奉台是亡灵节期间所有墨西哥家庭必备的,被亲人供奉了照片的亡灵才能回到生灵的世界,还未被人们忘记的亡灵才能继续存在。

在墨西哥,孩子们和米盖尔一样从小就知道亡灵节传统。墨西哥小学生《公民知识》课本还将“亡灵节”列为墨西哥最重要的传统之一。墨西哥的著名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克塔维奥·帕斯说,死亡才显示出生命的最高意义,死是生的反面,也是生的补充。这不但成为带有墨西哥民族特征的文化现象,也表现了墨西哥人的价值观与哲学观。

由于相信万寿菊可以指引亡灵回家,这种黄色的鲜花成为亡灵节期间墨西哥人布置亡灵祭坛最主要的装饰品,成为亡灵节的主角,它也叫亡灵节之花,死亡之花,阿兹特克菊,原产于墨西哥。亡灵节来临之际,也是墨西哥万寿菊收割的季节。据统计,墨西哥每年要生产1.4万吨万寿菊。人们在家门口到供奉台的通道上撒下橘黄色的万寿菊花瓣,引着亡灵归来。有一座十分令人震撼的万寿菊花瓣铺就的梦幻大桥,这是引领亡灵回家团聚的桥,如果没有家人供奉照片,亡灵就走不过万寿菊花瓣桥。小男孩米盖尔从亡灵世界回到现实世界,也需要借助一片万寿菊花瓣的神力。

彩色剪纸是墨西哥的文化传统之一。印第安人把剪纸当做与神沟通的媒介。举行祭祀活动时,将剪纸挂在墙上、祭坛上、地上,祈求神灵保佑,最后再将所有剪纸全部烧掉。传说每当剪纸被风吹动时,都意味着有亡灵经过,虽然人看不到亡灵。

张牙舞爪多彩神兽

亡灵世界的那些神奇动物,张牙舞爪、五颜六色,大有来头。其原型是墨西哥瓦哈卡地区一种被称作“阿莱布里赫”的墨西哥特色民间手工艺品。这些手工艺品以动物造型为主,花纹五彩缤纷,造型极富想象力,比如有翅膀、长怪角的老虎、长着狮子脑袋的怪鸟等,不一而足。

相传,上世纪30年代,有一位墨西哥艺术工匠发高烧,在梦中看见千奇百怪的神兽,待他康复后就凭着记忆把梦中神兽制作出来,并把它们叫做“阿莱布里赫”。

在发源地瓦哈卡,有许多村民以制作阿莱布里赫木雕为生,年轻工匠削切木料,年长工匠精心雕琢,妇女儿童彩绘上色。除了在墨西哥的手工艺品店能见到阿莱布里赫,墨西哥每年还举办一些相关的比赛和展览,让民间艺人和普通民众参与制作阿莱布里赫。每年亡灵节前后在墨西哥城主干道改革大道旁就会摆放出千奇百怪、足有一人高的各式阿莱布里赫艺术品。

2.走街串巷玛利亚奇乐队

米盖尔在亡灵世界画亡灵妆,这也是亡灵节期间许多墨西哥人会做的事。男女老幼画上亡灵妆,穿上鬼怪装,参加聚会和游行,代表着亡灵归来。人们将自己装扮成“卡特里娜骷髅头”走上街头庆祝节日。“卡特里娜骷髅头”是墨西哥刻版画家何塞·瓜达卢佩·波萨达于1913年所创造的锡版画角色,现已成为墨西哥重要的形象之一。

米盖尔所居住的圣塞西莉亚和亡灵世界极具墨西哥城镇特色,圣塞西莉亚中心广场节日庆典里必不可少的玛利亚奇乐队是真实存在的。这些头戴墨西哥宽边尖顶草帽,身着墨西哥民族服饰的民间演奏者活跃在墨西哥大街小巷。在露天餐馆吃饭时,也会碰上零星演奏者。在墨西哥城还有一个“玛利亚奇广场”,玛利亚奇乐队聚在这里练习,寻找潜在客户。

3.草帽文化

墨西哥有一句话,有墨西哥人的地方就有大草帽,足以看出草帽在墨西哥人心中的地位。

在墨西哥的工艺品市场,有很多摊位专门经营各种墨西哥草帽,有大如鼓面到可以掛在墙面当装饰的绒帽,也有小到只能套在小手指上的银帽。摊主总是在说,“买上一顶地道的墨西哥草帽带回国,才算是没有白来一趟墨西哥。”

最典型的墨西哥草帽有两种,一种是用棕榈叶或其他植物编成的宽边尖顶草帽。在墨西哥乡间,经常能看到农民劳作时戴着这样的帽子,既遮挡阳光又轻巧凉爽。游客在旅游景点买到的草帽是另一种尖顶的,有些还被涂成红白绿墨西哥国旗三色,并在宽边上写上“墨西哥”的字样。

说起这种帽子,还有一段典故。在西班牙人殖民墨西哥之后,当地印地安人发现,只有成为优秀的骑手,才能摆脱白人们的歧视。于是,一批技艺精湛的印地安骑手们诞生了,随之也产生了专门的骑手服装“恰罗”和宽沿绒帽。1894年,一个12人的骑手队伍首次到美国表演骑术,表演非常成功。6年后,墨西哥骑手们来到法国演出,同样好评如潮。从此,更多的墨西哥骑手到各国演出骑术,而身穿“恰罗”礼服、头戴宽沿帽的墨西哥人形象也留在了世界人民的心中。

与巴西的桑巴、阿根廷的探戈、西班牙的斗牛舞一样,墨西哥的草帽舞同样闻名于世。草帽舞是墨西哥的国舞,在跳到最后时,女士捡起男士扔在地上的帽子,象征接受男子的追求。现在,草帽成为年轻人传达爱情的信物。

在墨西哥城着名的加里巴迪广场上,每天都聚集着很多表演墨西哥民间艺术的乐队。乐队成员们穿着镶有金银丝线的传统服装“恰罗”,戴着宽边帽,用演奏和舞蹈招徕生意。

宽边草帽已经成了墨西哥民族的一种象征。在重大体育赛事为自己的球队加油时,墨西哥球迷戴得最多的就是象征国家的宽边三色草帽。1968年举行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墨西哥奥林匹克体育馆是椭圆形的,墨西哥人认为设计师模仿了墨西哥草帽的形状。1970年墨西哥举办第九届世界盃时,主办方确定的吉祥物“胡安尼托”,就是一个头戴墨西哥草帽、身穿足球衫的小男孩。

大草帽沿用了数百年,在过去的农村,它是农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大草帽代表着农村辛勤劳动的广大农民和在国民经济中佔有重要地位的农业和畜牧业。不过时过境迁,如今的墨西哥人,特别是城里人在日常生活中因为基本不接触农业劳动,因此并不常戴草帽,而草帽更多出现在旅游者头上,成为墨西哥名族精神的一种象征。

以美食为例,可以这样描述墨西哥的美食:

墨西哥人的食品离不开玉米和辣椒。玉米饼、玉米粥、玉米汤、玉米卷、玉米粽子、玉米春卷……真是多得数不胜数。可以把玉米比作墨西哥文化的精髓,这样的比拟一点不过份。因为玉米就是墨西哥人的先民印第安人培育出来的。至今用玉米做成的美食还是墨西哥人领先。除了玉米,墨西哥人每顿还离不开辣椒。他们爱把西红柿、香菜、洋葱和辣椒切成碎块,卷在玉米饼里吃,甚至在吃水果时也要撒上辣椒粉。

大约九千年前,古代墨西哥人驯化玉米 ,并推动农业革命,从而导致形成了许多文明 。 这些文明发展成城市、建筑、天文研究、数学、和军队。有名的文明像是奥尔梅克、提奥提华坎、阿兹台克和玛雅人。

墨西哥还有许多文化:

墨西哥是美洲文明古国,曾蕴育了玛雅、阿兹特克、托尔特克、奥尔梅加和特奥蒂华坎等古印第安文化。玛利雅奇音乐和萨巴特奥舞蹈融合了西班牙和印第安音乐舞蹈的特色,成为墨西哥独特的民族艺术形式。墨已有21处古迹被联合国宣布为“人类文化和自然遗产”。

语言:西班牙语为官方语言。

宗教:88%的居民信奉天主教,5.2%信奉基督教新教。

墨西哥国徽:为一只展翅的雄鹰嘴里叼着一条蛇,一只爪抓着蛇身,另一只爪踩在从湖中的岩石上生长出的仙人掌上。这组图案描绘了墨西哥人的祖先阿兹特克人建国的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为 "敖盲翅百科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fifaf.com/tiyu/9172.html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2022 敖盲翅百科网版权所有